人物 娱乐 旅行 美食
首页 >  > 生活 > 人物

永利678-足彩哪里看盘

谦逊、有趣、洒脱大概是人们对黄婉冰的第一印象。她对设计的热爱体现在她言谈举止的方方面面,“好玩”也是她形容设计最常用的词语。

  2016年,黄婉冰通过 LABELHOOD (中文名:蕾虎)的静态展进入了公众的视野。2017年 3月,她成为 Nike 旗下概念店 NikeLab 全球五位合作新锐设计师之一。2018年,获得新天地公司与母校,世界顶尖设计学院中央圣马丁艺术与设计学院(Central Saint Martins,以下简称“圣马丁”)共同设立的奖学金大奖——“XINTIANDI 奖学金”,为新天地的员工设计制服。

  设计:追求极致的“叛逆”小孩

  对于成为一位设计师的心路历程,黄婉冰却说:“我的入行经历比较搞笑。”

  因为一板一眼的国际会计专业太过无聊,黄婉冰在进入大学一周后选择了退学。正在寻找未来出路的时候,报纸求职版上招聘缝纫女工的消息引起了黄婉冰的注意。“当时我就蒙着眼睛为自己选择了‘缝纫女工’这个未来的职业方向,然后就想,那就要去最好的学校学习缝纫。”

  于是,她进入了高田贤三、山本耀司与藤原浩等时装大师曾经求学的日本文化服装学院,专门潜心学习缝纫。

  日本求学的经历,让黄婉冰成为了一个优秀的版师。“大家都觉得中国老师的要求很严格,但是日本会更严谨。当时每天都要到学校,老师一点一点的示范,手把手的教你手工、缝纫和版型这些知识,我学到了很多技术上的东西。”

  毕业后,黄婉冰在独立设计师工作室中工作了一年的时间。工作中与设计师们激烈的思想碰撞让这个不“安分”的小孩激动不已。她意识到,虽然自己拥有严谨的制衣技艺,但是想要通过服装表达自己的思想,还需要“设计”的加持。

  所以,她决定一定要去学习设计。对“极致”的不懈追求,将她送入了圣马丁的大门。她说:“我想,要去就去最好的!圣马丁就是我心里最好的设计学院。”

  谈起日本与英国的学习经历,黄婉冰很是感叹:“日本文化服装技术大学教会我很多制作服装的技术。圣马丁的学习经历开阔了我的思维,向我展现了人生中的无数种可能。同学们的想法天马行空,与我的思维方式很不一样,我从他们身上学到了很多。”

  大二那年,黄婉冰创立了自己的第一个品牌 Wanbing Huang。虽然兼顾品牌与学业十分辛苦,但她却表示早已习惯:“虽然事情做到合格线很容易,但我想要做到极致。因为热爱设计,所以我对工作的欲望也是最强烈的。”

  黄婉冰曾在法国奢侈品牌 CELINE 做实习生,每天都要工作到很晚,睡几个小时又要继续工作。她觉得虽然现在创立了自己的品牌,也是一个人顶好几个人用,依然很辛苦,但忙碌过后却觉得特别开心。

  上图:Wanbing Huang 2018春夏系列“Memory Sharps”

  若不是南方口音透露了她的家乡,人们绝对不会想到这个爽快的姑娘来自广州,也不会想到这样阳光的黄婉冰也曾陷入过负面情绪带来的怪圈之中。“我本来就是一个会想很多东西的人。有一天我突然发现,创作的时候我的那种能量可以从设计里面发散出来,帮我更好地表达自己,生活的更开心、更轻松。”黄婉冰如是说道。

  “抽象”、“概念化”大概会是公众形容黄婉冰作品用到最多的两个形容词。

  她的设计灵感通常来源于情绪或自己对社会时事以及艺术作品产生的共鸣。直面自己的不良情绪,研究它、感知它,通过设计倾诉它,最后回归纯粹、乐观的自己,是黄婉冰热爱设计的原因。

  “作品折射出的是我的内心和精神世界的幻象。虽然主题都与社会问题相关,但最后表达的都是我的希望,我很希望能拥有纯白无垢,很纯粹的世界。”

  AT-ONE-MENT 2019春夏系列受到了法国先锋电影《内心的伤痕》的启发,以“寻光(La Lumiere Interieure)”为主题,表现了女性在经过巨大的孤独与痛苦之后,重获新生的经历。

  作品中使用了黄婉冰最为擅长的荷叶褶皱表现了女性的柔美,通过利落的剪裁与廓形反射出了女性坚韧、独立的一面。在黄婉冰看来,女性很有韧性,有时甚至比男性更加坚强,“但是不管外表多么强大,女性的内心一定是有柔软和脆弱的部分。”她说。

  商业:在最好的和最适合之间权衡

  独立设计师的名头听起来响亮,但背后是道不尽的琐碎和辛苦。

  黄婉冰的工作室设计、研发团队在英国伦敦。“创立自己的品牌,运营团队的感受是……累。”黄婉冰脱口而出,“都说一个人当两个人用,我一个人当十个人用的。累是精神上的,因为很多小事情都必须要想。但好在我的经理很有经验,很多细节都可以帮到我,英国那边已经不用操心太多了。”

  目前,两个品牌 AT-ONE-MENT 与 Wanbing Huang 的面料主要来源于日本和中国。同时,团队也在意大利进行新面料的研发。服装生产主要集中在英国、中国和东欧,根据产品制造工艺的不同,产地也有所区别。

  对于我们关于原料以及制造成本的疑问,黄婉冰笑着说:“我一直都在学习控制预算。我的团队也一直看住我,告诉我要‘控制’我自己。我是很设计师性格的那种人,一门心思的想要用最好的材料,最好的制作方法做最美的衣服,所以很多时候都会超预算。我这次留在国内这么久也是为了更好地了解面料市场,收集更多的相关信息对比价格,保证质量的前提下选择最适合的面料。”

  品牌 Wanbing Huang 的服装在买手店 Joyce 北京和上海棟梁中进行销售,令她意想不到的是,销量最好的单品居然是一条使用夸张面料,设计夸张的连体裤。她惊喜地说:“在人们的固有印象中,只有中规中矩的衬衫、T 恤才好卖。但当时的经历让我明白,只要服装的设计是独特的就会受到消费者的欢迎。”

  很多人都会用“新锐、先锋”等词语形容黄婉冰的设计风格,而绝大多数中国消费者对于独立设计师品牌也还都保持着欣赏为主的态度,黄婉冰对于这种现状早有心理准备,也特别乐观:

  “中国人口这么多,市场这么大,我相信能够拥有自己的受众群体。只要把欣赏我们的顾客照顾好,就已经是很了不起的一件事情。”

  谈到商业化,热爱设计的黄婉冰有着自己的见解:“很多人认为商业化会将设计师自身的设计特点减弱,但我认为,商业化其实是把属于自己的设计风格用一种更好、更多人能接受的方法展现出来。”

  在今年年初,黄婉冰创立了自己的商业化品牌  AT-ONE-MENT,与专注研究实验的 Wanbing Huang 不同,寓意“归一”的 AT-ONE-MENT 根据市场的需求在设计上稍微进行了一些调整。

  “设计是一种我内心世界和我对世界看法的载体,我想让更多人了解我的想法,想让更多人体验我的研究成果,并不是一定要卖东西。商业化其实也并不像人们想象得那么简单敷衍,我们其实需要花费很多时间、精力进行调试。”而 AT-ONE-MENT 可以看作是黄婉冰为了保护自己研发新面料、装置与工艺的初心,尽情进行创意“实验”的同时让更多的人了解自己的创作理念。

  AT-ONE-MENT 品牌的目标客群为 30岁以上的女性,目前共有 85个 SKU,商品售价为 3000元至 16,000元左右。本次上海时装周,AT-ONE-MENT 在 Not Showroom  正式亮相。

  黄婉冰和她的团队对于 AT-ONE-MENT 的未来发展有着清晰的规划,通过进驻更多符合海内外百货商店与买手店累计销量,扩大品牌影响力,两三年后进军线上渠道。考虑到英国消费者对独立设计师品牌接受度较高,AT-ONE-MENT 希望在未来能够进驻 Net-A-Porter 等高端线上电商平台。


热门文章

扫描关注更多精彩等着你...